黄冈市福彩中心:形聲分化字例釋論文

論文范文 時間:2019-11-27 我要投稿
【岳麓区福彩中心在哪里 www.irenh.tw - 論文范文】

岳麓区福彩中心在哪里 www.irenh.tw   摘要:大量形聲字是在原字上加注意符而形成的,加注意符是為了分化原字的記詞職能,提高漢字表義的區別度。

  分化字的意義可以與原字意義重合,也可以是引申義或假借義。強化本義、分化引申義和假借義而引起漢字字形的孳乳、分化是形聲字產生和發展的重要原因。正確認識形這些對于理解形聲字的形成和形義關系大有裨益。

  關鍵詞:形聲字;意符;分化字;引申義;假借義

  中圖分類號:H161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672-7835(2011)02-0119-04

  漢字是表意文字,是漢語的記錄符號。漢字的發展演變有其自身規律,同時又在很大程度上受漢語的影響。從漢字構形發展史的角度看,漢字的構形方式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象形階段、意化階段和形聲字階段。在象形階段,漢字或者通過對直觀物象的描寫來構形,或者用物象的復合來構形,這一階段漢字形體具有很強的象物性。隨著漢字的發展,漢字的象物性特征逐漸淡化,由象形符號逐漸發展為表意符號,即象形符號與語言的意義固定下來并與語言中的詞對應,語義成為漢字所承載的內容,這是漢字構形發展的第二階段。在漢字里,由于詞義引申、文字假借等原因,一字多職的現象是十分常見的。一字身兼數職節省了漢字卻影響表義的明確,為強化漢字的記詞功能,提高漢字表義的區別度,必然要求造更多的字來分化漢字的記詞職能。為分化漢字職能而造的新字叫分化字,分化字產生的途徑之一是在已有的漢字(原字)上加注意符,從而產生大量形聲字,這是漢字構形發展的第三階段。

  在原字上加注意符而成的形聲字,它的意義可以與原字意義重合,也可以是原字的引申義或假借義。如:暴與曝,“暴”本義為曬,字形象雙手捧著米在太陽底下曬。后來“暴”字引申出暴露、殘暴等意義,本義與引申義由一字承載容易引起混亂,為了分化詞義、明確本義,人們便為本義另造一個“日”旁的“曝”字。在此過程中原字充當了分化字的聲符,分化字“曝”表達聲符字“暴”的本義。同樣地,形聲字還可以表達原字的引申義與假借義。如,取與娶,《說文》:“取,捕取也,從又,從耳,《周禮》:獲者取左耳?!薄叭 弊旨孜南笠允指疃?。古時作戰以割取敵方耳朵統計戰果,這是“取”的本義,后來由“取耳”引申出“取婦”義?!端滴摹?“娶,取婦也?!比?《詩經·齊風·南山》:“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焙豪指豆攀怪僨淦拮鰲?“終老不復取?!蔽飼鴇疽逵胍暌?,后人特為“取婦”這個引申義造“娶”字。再如,隹與唯,“隹”字象鳥形,本義為鳥,這個意義在文獻中不常用。卜辭中“隹”字常借為語氣詞,甲骨文中有“唯”字,是在“隹”上加注意符專門表示這個假借義的。

  形聲字產生的途徑之一就是在原字上加注意符,前人對此研究不少,概括起來有四種意見。裘錫圭總結為三類:為明確假借義而加注意符;為明確引申義而加注意符;為明確本義而加注意符[1]154。李國英認為:“漢字孳乳的重要方式之一就是在記錄源詞的源字的基礎上增加義符造出分化字來記錄派生詞。[2]37”殷寄明認為:形聲字的“聲符字可采用其本義、引申義、通假義、語源義與形符字的本義構成形聲字所表示的詞的本義。[3]99”王寧在《漢字應用通則》等著作中主要根據詞義演變與分化字的記詞職能,將漢字職能的分化分為三類:為明確本義另造分化字;為明確引申義另造分化字;為明確假借義另造分化字[4]126-130。以上各家論述,觀察的視角不同,但在本質并無太大的區別。另外李運富《論漢字職能的演變》一文“論述了漢字的基本職能及其變化”[5],杜恒聯《表達聲符字本義的亦聲字及聲符字意義的分化》“動態地研究亦聲字與聲符字意義完全重合的現象及二者意義分化的原因、過程。[6]”綜觀前人的研究,成績是顯著的,但對聲符字引申義、假借義專門論述還不是很多,本文即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對此問題作進一步探討。

  一引申義分化字

  一個字除本義之外往往還有引申義,當一個字的本義和引申義都成為常用義時容易給文獻閱讀與理解造成障礙。為區別本義與引申義,人們常在原字上加注意符造出新字來表達原字的引申義,而原字只承載本義。

  (1)解與懈?!敖狻筆歉齷嵋庾?,商承祚《殷虛文字類編》說:“象兩手解牛角?!薄端滴摹?“解,判,也。從刀判牛角?!薄蹲蟠ば哪輟?“宰夫將解黿?!薄蹲印ぱ鰲?“庖丁為文惠君解牛?!焙笥傘敖馀!幣晡饃?,又進一步引申為心理松懈,如,《詩經·大雅·丞民》:“夙夜匪解?!庇捎凇靶睦硭尚浮背閃恕敖狻鋇某S靡?,人們便添加表示心理活動的“心”旁造出“懈”字專門表示這個引申義,讀音也隨之變化。

  (2)秉與棅?!端滴摹?“秉,禾束也。從又持禾?!敝煒ド端滴耐ㄑ刀ㄉ?“從又持禾,會意,手持一禾為秉,手持兩禾為秉?!薄氨北硎臼擲錟米藕?,以“禾”代表一把禾?!妒ば⊙擰ご筇鎩?“彼有遺禾,此有滯穗?!泵?“秉,把也?!狽剁恰渡衩鷴邸?“友無遺秉之報?!薄氨蔽趾討鞍選?,由此引申為一切器物上人手所秉持之處?;瀑┰凇渡賢ɡ分興?“古者,名詞與動詞,動靜相因”,這就是說動與靜本寓于一詞?!氨幣浴按佑殖趾獺被嵋?,兼有名詞與動詞兩種詞性,作為動詞即“秉持”,如秉筆、秉燭,后來這個意思成為“秉”的常用義,所以就在“秉”上加注意符“木”造出“棅”字表示“秉持之處”這一意,字又寫作“柄”,指器物的把兒。由“秉”分化出“棅”實為詞義的動靜引申的結果。

  (3)景與影?!熬啊弊直疽邐骯餼啊?,《說文》:“景,光也。從日,京聲?!輩懿佟賭吧仙!?“景未移,行數千?!薄對姥袈ゼ恰?“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庇曬餼爸熬啊幣甓跤爸壩啊?,這個意義本來就用“景”表示,如《顏氏家訓·書證篇》中說:“凡陰景者,因光而生,故即謂為景?!兩欄鷙欏蹲衷貳?,傍始加彡?!倍斡癲謾端滴慕庾腫ⅰ芬菜?“光所在處,物皆有陰?!筧嗣粼還?,名光中之陰曰影,別制一字?!笨杉凇熬啊鄙霞幼ⅰ搬輟迸苑只觥壩啊筆親ㄎ硎盡熬啊鋇囊暌?。

  (4)奉與俸?!胺睢奔礎芭酢鋇某蹺?,本義是兩手捧物,引申而有“供給”之義。如《潛夫論·浮侈》:“是則一夫耕,百人食之;一婦桑,百人衣之。以一奉百,孰能供之?”由“供給”之義引申而有“俸祿”之義,這一意義本來就用“奉”字表示,《漢書·王莽傳上》:“其令公奉、舍人賞賜皆倍故?!焙罄次鴇疽逵胍暌寮幼⒁夥叭恕狽只觥百骸弊?,專門表示這個引申義。

  (5)竟與境?!端滴摹?“樂曲盡為竟?!倍斡癲米?“曲之所止也。引伸之,凡事所止。土地之所止皆曰竟。毛傳曰:‘疆,竟也?!妝鷸憑匙?,非?!薄熬埂弊直疽邐智樟酥?,引申為疆界。如《左傳·莊公二十七年》:“卿非君命不越竟?!薄獨竇恰で襠稀?“入竟而問禁?!薄逗菏欏ば燉執?“故諸侯無竟外之助?!幣暌宄晌S靡?,所以加注意符造出“境”字來表示。段玉裁泥于本字,而以“境”字為俗,正說明從“竟”到“境”的孳乳分化。

  (6)坐與座?!白弊直疽邐瓜⒌囊恢址絞??!端滴摹?“坐,止也?!憊湃訟囟?,坐時兩膝著地,臀部壓在腳跟上。椅、凳等坐具出現后,凡將臀部著于椅、凳,以支持身體的重量叫作坐。如《左傳·昭公二十七年》:“執羞者坐行而入?!倍旁ぷ?“坐行,膝行?!薄獨竇恰び裨濉?“退則坐取屨?!笨子貝鍤?“坐,跪也?!庇傘白鋇畝鞫瓿觥白弧?、“席位”,如《韓非子·外儲說左下》:“鄭人有且置屐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薄妒芳恰ご炭土寫?“家大人召使前擊筑,一坐稱善,賜酒?!閉夂?2)一樣,所謂“名詞與動詞,動靜相因”,一個詞既表示某種動作,又表示與此動作相關聯的某種工具,這在詞義引申中叫“動靜引申”?!白北疚?,引申為與之相聯系的“坐”的工具,這容易引起混淆,為了區別詞義,所以在“坐”上加注意符造出分化字“座”字,承?!白弧薄白敝?。

  (7)府與腑?!案弊直疚印骯恪薄案丁鄙男紊?,本義是保存文書檔案的倉庫?!端滴摹?“府,文書藏也?!幣燦美捶褐副4嬉磺形鍥返牟摯?,如《尚書·大禹謨》:“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貝持幸餃銜硤迥誆科鞴俚墓δ苡氬摯獾拇⒋婀δ芟嗨?,因此引申指人體的內部器官,這個意義本來就用“府”字表示。如《呂氏春秋·達郁》:“凡人三百六十節,九竅五藏六府?!鄙硤逵搿叭狻庇泄?,于是在“府”上加注形旁“肉”,造出“腑”字專門記錄“臟腑”這個引申義,清徐灝《說文解字注箋》:“府,人身亦有出納藏聚,故謂之五府六藏,俗別作腑臟?!貝慫檔彌?。

  (8)兩與輛、緉。金文中“兩”字象把一物平分為兩個部分,引申而為表示成對的鞋的單位詞和車的單位詞。這兩個引申義本來都用“兩”字表示,如《詩·召南·雀巢》:“之子于歸,百兩御之?!倍河俊斗縊淄ā?“車有輪,故成為兩,猶屨有兩只,亦成為兩?!焙罄捶只雋俗ㄓ玫摹熬n”字和“輛”字,《說文》:“緉,履兩枚也,一曰絞也。從糸從兩,兩亦聲?!薄抖巫ⅰ?“《詩經·齊風》:‘葛屨五兩?!鴇廝蟪捎?,是謂之緉?!薄端滴摹肺蕖傲盡弊?,今“緉”字鮮用。

  (9)昏與婚?!盎琛弊直疽邐漳?、黃昏,如《詩·陳風·東門之楊》:“昏以為期,明星煌煌?!薄端滴摹?“昏,日冥也?!幣蛭瞎攀比嗣竊諢蘋杈儺謝槔?,故引申有“結婚”120之義,如《詩經·邶風·谷風》:“晏爾新昏,不我屑以?!薄蹲蟠べ夜吣輟?“楚始得曹,而新昏于衛?!焙罄叢凇盎琛鄙霞幼⒁夥芭痹斐齜只幀盎欏背性卣庖灰暌?。

  (10)敬與警?!熬礎鋇謀疽邐Ь?、嚴肅?!端滴摹?“敬,肅也?!薄兌住だへ浴?“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幣甓小熬洹幣??!端滴摹?“警,戒也。從言從敬,敬亦聲?!閉飧鲆暌灞糾淳托醋鰲熬礎?,如《詩經·大雅·常武》:“既敬既戒,惠此南國?!敝<?“敬之言警也?!焙罄叢凇熬礎鄙霞幼⒁夥把浴痹斐齜只幀熬崩幢硎菊飧鲆暌??!端滴摹坊褂幸桓觥百印弊?,也訓為“戒也。從人,敬聲?!逼涫狄彩怯傘熬礎狽只吹?。

  (11)反與返?!胺礎弊直疽邐?,《說文》:“反,覆也?!敝煒ド端滴耐ㄑ刀ㄉ?“反,謂覆其掌?!比?,《孟子·公孫丑上》:“以齊王,由反手也?!庇傘胺倍瓿觥胺禱亍敝?,這個意義本來就用“反”表示。如,《論語·子罕》:“吾自衛反魯?!薄讀兇印ぬ牢省?“寒暑易節,始一反焉?!焙罄醇幼⒁夥皣偂狽只觥胺怠弊直硎菊飧鲆暌??!端滴摹?“返,還也?!倍俳枰宸只忠桓鱟殖鍬急疽逯饣箍贍鼙喚枳魎實募譴史?,因此而產生假借義。在文獻中,本義和假借義都可能成為常用義。用字假借是造成古籍難讀難懂的原因之一,為區別本義與假借義,人們常在原字上加注意符造出新字來表達原字的假借義,而原字只承載本義。

  (12)牟與眸?!澳病弊直疽邐5慕猩??!端滴摹?“牛鳴也。從牛,象其聲氣從口出?!繃讜杜8場?“牟然而鳴,黃鐘滿脰?!奔俳璞硎就?,如《說文》:“盲,目無牟子也?!薄盾髯印し竅唷?“堯舜參牟子,”楊倞注:“牟與眸同?!幣蚣俳枰逵胙劬τ泄?,故專門造了一個加“目”旁的“眸”來表示此義。清朱珔《說文假借義證》:“眸字在新附,蓋古只借牟為之?!貝慫瞪跏?。

  (13)戚與慼?!捌蕁弊直疽邐??!端滴摹?“戚,戉也”,“戉,斧也?!奔俳櫛硎頸?、憂傷義?!妒ば⊙擰ば∶鰲?“心之憂矣,詒伊戚?!泵?“戚,憂也?!薄堵塾鎩な齠?“小人常戚戚?!薄兌拙だ胴浴?“出涕沱若,戚嗟若?!笨子貝鍤?“憂傷之深,所以出涕滂沱,憂戚而咨嗟也?!焙笠蚣俳枰逵胄那橛泄?,故專門造了個加“心”旁的“慼”表示此義。

  (14)象與像?!跋蟆北疚廾?,《說文》:“象,長鼻牙,南越大獸,三年一乳,象耳牙四足之形”,《說文·人部》:“像,象也。從人,從象,象亦聲?!敝煒ド端滴耐ㄑ刀ㄉ?“假借為像?!薄兌拙は蕩恰?“象也者,像此者也?!?/p>

  (15)辟與避?!氨佟弊旨墜俏南笠蝗斯蜃?,背后有“辛”(刑具),即犯人受刑的形狀。本義為刑法或施加刑法?!端滴摹?“辟,法也。從卩,從辛,節制其罪也;從口,用法者也?!奔俳櫛氨堋?,有回避、躲避義,如,《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微楚之惠不及此,退三舍辟之,所以報也?!薄逗菏欏の湮遄喲?“時上疾,辟暑甘泉宮?!焙罄醋ㄎ俳枰宥臁氨堋弊?,《說文》:“避,回也?!薄端鎰穎āば槭怠?“兵之形,避實而擊虛?!薄妒芳恰ち妮噯緦寫?“已爾相如出,望見廉頗,相如引車避匿?!痹詮偶性鐘敕只滯ㄓ?。辟與嬖。在卜辭中“辟”字又借作“親近”之義,文獻中表示“寵幸”“偏愛”,如《荀子·儒效》:“事其便辟,舉其上客?!毖顐娮?“便辟謂左右小臣親信者也?!焙罄叢凇氨佟鄙霞幼⒁夥芭痹斐觥版浴弊直硎菊飧黽俳枰?。原字“辟”因假借而分化的字還有“僻”。

  (16)栗與慄?!罷嚼酢鋇摹襖酢北糾唇櫪跏韉摹襖酢弊直硎?,《論語·八佾》:“使民戰栗?!薄逗菏欏ぱ畛ù窖鉭ⅰ?“眾毀所歸,不寒而栗?!毖帳拋?“栗,竦縮也?!蔽魅繁疽逵爰俳枰?,后來才加“心”旁造出本字“慄”,現在“慄”又作為異體并入了“栗”字。

  (17)烏與嗚?!端滴摹?“烏,孝鳥也。象形?!蔽詒疚衩?,就是烏鴉。后假借為感嘆詞“烏呼”之“烏”,如《左傳·成公十八年》:“烏呼,天禍衛國也?!焙蠹幼⒁夥翱凇狽只觥拔亍弊腫瘧硎菊飧黽俳枰?。顏師古在《匡謬正俗》中說:“烏呼、嗚呼,嘆詞也?!?/p>

  (18)舍與捨?!吧帷敝疽邐課??!端滴摹?“舍,市居曰舍。從亼、屮,象屋也。囗象筑也?!奔俳櫛吧崞敝吧帷?,《易經·賁卦》:“舍車而徒?!薄盾髯印と把А?“鍥而不舍,金石可鏤?!毖顐娮?“舍與捨同?!薄逗蠛菏欏だ罟檀嚼鉦啤?“所交皆舍短取長,好成人之美?!薄端滴摹?“捨,釋也?!倍斡癲米?“經傳多假舍為之?!焙罄醋ㄎ俳枰逶臁皰巍弊?,如《后漢書·郭躬傳論》:“若乃推己議物,捨狀以貪情?!焙隊氪奕菏欏?“或初不甚知而與之已密,其后無大惡,因不復決捨?!蔽南字斜咀鐘敕只滯ㄓ?。

  (19)與和歟?!壩搿敝疽邐暗秤搿薄芭蟮場?,《說文》:“與,黨與也?!比紜妒芳恰ふ哦掠嗔寫?“敵多則力分,與眾則兵強?!薄逗菏欏ぱ嘭萃趿醯┐?“群臣連與成朋?!薄壩搿弊鐘殖<俳櫛鍥?,如,《詩經·商頌·那》:“猗與那與!”《墨子·明鬼下》:“豈女為之與,意鮑為之與?”《鹽鐵論·相刺》:“意未誠與?”故在與旁加注意符“欠”另造“?!弊直硎菊飧黽俳枰??!端滴摹?“歟,安氣也。從欠,與聲?!倍斡癲米?“今用為語末之辭,亦取安舒之意,通作‘與’?!?/p>

  (20)采與彩?!安傘貝幼Υ幽?,本義為采摘,假借表示色彩。如《尚書·益稷》:“以五采彰施于五色?!輩躺蚣?“采者,青、黃、赤、白、黑也?!薄獨竇恰ぴ鋁睢?“命婦官染采?!敝P?“采,五色?!閉藕狻段骶└場?“故其館室次舍,采飾纖縟?!焙罄叢旒印搬輟迸緣摹安省弊瘧硎舊室?。

  (21)師與獅?!笆Α弊直鏡薄笆χ凇苯?,漢代人假借它121來表示獅子的“獅”,如《漢書·西域傳》:“有桃拔、師子、犀?!?,《文選·班固<西都賦>》:“挾師豹?!崩釕譜⒁痹?“師,即師子也?!薄端滴摹せ⒉俊?“虓,一曰師子?!倍斡癲米?“別義謂師子名虓也。師、獅正俗字?!焙罄醇幼⒁夥叭?,分化出從“犬”“師”聲的“獅”字專門表示這個假借義。形聲字是漢字構形中最具系統的構形模式,一般認為形聲字是由聲符和意符組成的,但從形聲字“聲符”的來源看,它們承載著漢字的本義、引申義或假借義。強化本義、分化引申義和假借義而引起漢字字形的孳乳分化是形聲字產生和發展的重要原因。探討形聲字“聲符”表達的引申義與假借義,這對于理解形聲字的形成及其形義關系是有裨益的。

  參考文獻:

 ?。?]裘錫圭.文字學概要[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8.

 ?。?]李國英.小篆形聲字研究[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1996.

 ?。?]殷寄明.漢語語源義初探[M].上海:學林出版社,1998.

 ?。?]王寧.漢字應用通則[M].沈陽:春風文藝出版社,1999.

 ?。?]李運富.論漢字職能的演變[J].古漢語研究,2001(4):49-55.

 ?。?]杜恒聯.表達聲符字本義的亦聲字及聲符字意義的分化[J].語言科學,2007(2):91-99.